黄金T+D冲高回落,美联储鹰派声音增加给金价压力

2021

08-05 17:59
导语:8月5日上海黄金T+D收盘下跌0.05%至376.91元/克;白银T+D收盘下跌0.53%至5299元/千克。金价冲高回落,基本维持震荡交投,主要因美联储鹰派声音有所增加。不过当前市场对美联储何时收紧政策存在分歧,投资者在等待本周五非农就业数据的表现,数据表现可能影响美联储的缩减刺激计划。
周四(8月5日)上海黄金T+D收盘下跌0.05%至376.91元/克;白银T+D收盘下跌0.53%至5299元/千克。金价冲高回落,基本维持震荡交投,主要因美联储鹰派声音有所增加。不过当前市场对美联储何时收紧政策存在分歧,投资者在等待本周五非农就业数据的表现,数据表现可能影响美联储的缩减刺激计划。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上海黄金交易所2021年8月5日交易行情,黄金T+D成交量37.074吨;

黄金T+D收盘下跌0.05%至376.91元/克,成交量37.074吨,成交金额140亿1165万4480元,交收方向“多支付给空”,交收量6.680吨;

迷你金T+D收盘下跌0.08%至376.87元/克,成交量5.3694吨,成交金额20亿2929万4166元,交收方向“多支付给空”,交收量17.878吨;

白银T+D收盘下跌0.53%至5299元/千克,成交量5389.026吨,成交金额287亿4352万7590元,交收方向“空支付给多”,交收量24.000吨

美联储鹰派声音增加,给金价沉重压力



美联储“二把手”克拉里达周三在出席活动时表示,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的必要条件将在2022年底前得到满足,而美联储也具备了在2023年开始加息的条件。

美联储官员年内在多个场合都谈及了对于何时加息的看法,而这次出来“开腔”的是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当地时间周三,克拉里达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场网络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的必要条件将在2022年底前得到满足,而美联储也具备了在2023年开始加息的条件。

具体来看,克拉里达在演讲当中表示,虽然就业市场仍需要回复,但是通胀正在盯紧并达到美联储2%的目标,而这为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之前取得“进一步的实质性进展”创造了条件。

他认为,鉴于上述情况,只要通胀预期仍能很好地固定在2%的长期目标上……此时,货币政策在2023年正常化就完全符合我们新的灵活的平均通胀目标框架。

美国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Mary Daly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2年初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Daly在今年的FOMC有投票权。

Daly周三在接受PBS采访时表示,我在关注劳动力市场的持续进展、新冠疫情得到持续控制、疫苗接种率提高等方面因素,这些是我们以取得实质性进展这个标尺来判断经济时的最基本因素,我认为最有可能发生的一种模型预测是,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初之前,我们将在资产方面采取行动,缩减资产购买规模。

Daly谈到德尔塔变异毒株时表示,全国各地的经济活动开始受到抑制,“我们的经济增速肯定会被放缓。”目前来看这种毒株的传播不会让复苏脱轨,但是会破坏全球经济的复苏,给美国带来阻力。

Daly表示,受重新开放影响最大的经济部门出现通胀激增现象。供需失衡现象最终将自己得到解决。

当地时间周三,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表示,美联储应尽快开始逐步缩减购债计划,这样做可以让该央行在加息方面留有更多余地,从而保持耐心。

卡普兰称,如果美国7月和8月就业数据继续取得进展,美联储最好尽快开始调整其资产购买计划,这一过程大约需要八个月时间。卡普兰强调,有必要区分关于加息和缩减购债的讨论,他关于缩减购债的评论,并非暗示希望美联储在加息方面采取更积极的行动。

今年6月,卡普兰曾表示,他是少数认为美联储可能需要在2022年开始加息的决策者之一,大多数人认为2023年可能是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的时间。卡普兰周三表示,他不知道美联储决策者在9月的利率会议上是否会改变观点,这将取决于经济复苏的程度。

卡普兰质疑了美联储资产购买计划的有效性,他表示自己不认为美联储在促进就业市场恢复方面做得有多好,阻碍劳动力市场复苏的因素并非缺少工作岗位,而是愿意重返就业市场的人才不足。对于美联储将如何缩减购债,卡普兰预计,美联储可能会先每月减少购买100亿美元美债和50亿美元MBS。

市场对美联储提前升息的预期有所升温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周三表示,他不认同美联储关于目前高于正常水平的通胀只是暂时的观点,并认为一旦失业率降至4.5%,联储就会开始缩减购债规模。

戴蒙说,一旦失业率达到4.5%,工资上涨,就业机会充足,美联储就会开始缩减购债规模。戴蒙表示,鉴于美国当前的财政环境,通胀上升几乎不可避免。今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19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救济法案,包括直接向个人付款和其他刺激措施。

戴蒙说,仍然有很多刺激措施没有被使用,还有更多的刺激措施即将出台。你知道,如此庞大的财政赤字是前所未有的,而且这本身几乎就会引发通货膨胀。我认为(通胀)有一部分是暂时的,还有一部分可能不是。

这番言论令戴蒙与美联储产生了分歧,后者一直坚称通胀只是暂时现象,并将很快停止上升。最近几个月,美国物价上涨的速度达到了历史最快的水平。6月份的年度整体通胀率为5.4%,5月至6月间消费者价格上涨0.9%。

在评估美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力度时,通胀一直是投资者担忧的一个因素。如果美联储的决策者认为通胀过高,他们可能会决定开始加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重申了其在通胀问题上的立场,并表示,在美联储加息或开始收回疫情时期的支持措施之前,美国经济仍有一段路要走。

戴蒙表示,他认为在美联储开始缩减购债规模之前,经济需要取得进一步进展,尤其是在就业和薪资方面。他认为,联储不会像以往那样,根据预测做出决策。

戴蒙表示,他们会等着,直到他们看到真正的眼白。我认为他们没有这么明确。我认为的眼白是4.5%的失业率,工资在上涨,就业机会充足,他们不太关心通货膨胀,他们希望看到增长。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美国6月份的失业率为5.9%。而2020年2月新冠疫情爆发前,这一数字为3.5%。在戴蒙看来,鉴于信用卡和借记卡支出已超过疫情前水平,就业岗位充足,工资也在上涨,经济增长将继续。他说,随着学校在秋季开学,失业率将会下降。

相比比特币投资者更青睐黄金进行避险



最近,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里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比特币就像数字版的黄金,但他更青睐黄金。达里奥表示,如果你拿枪指着我的头,然后说,我只能选一个,我会选择黄金。

今年5月,达里奥透露,他拥有数量不详的比特币,此前他多年来一直对加密货币表示担忧。 尽管如此,他并没有完全接受加密货币这个概念。

达里奥表示,我持有非常少量的比特币。 我并没有大量持有,如果你想通过某些资产来分散投资组合,那比特币就像是一种数字黄金。

达里奥长期以来一直看好黄金。2019年,他在媒体平台上写道,增加黄金有助于平衡投资组合,因为它既能降低风险,又能提高回报。 去年第二季度,桥水投资了4亿多美元的黄金。

据报道,全球各国央行目前持有逾3.5万吨黄金,约占迄今开采量的五分之一。通常,各国央行持有黄金是为了分散其储备,而且,由于黄金是一种有限的实物商品,它是一种天然的通胀对冲工具。

正如达里奥在5月份表示的那样,比特币还有助于对冲通胀。 但如果被迫在黄金和比特币之间做出选择,他说他会选择黄金,因为黄金作为“财富储备”的历史很长。

在达里奥看来,比特币最终有可能会被美国联邦政府取缔。 近百年期间就有类似的例子。1934年,罗斯福总统签署了《黄金储备法案》(Gold Reserve Act),将个人拥有黄金定为违法行为。

当时,美国坚持金本位制。 罗斯福希望通过让美元贬值来推动国家经济走出大萧条。 达里奥在3月份曾表示,任何重大经济低迷或通胀事件都可能促使世界各地的政府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采取类似行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不是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他在4月份称加密货币为“投机工具”。 鲍威尔还将加密货币与黄金进行了比较,指出人类长期以来一直赋予黄金“一种它不具备的特殊价值”。

在最近几个月和几年里,许多金融专家对加密货币的波动性发出了警告,建议人们只在他们的承受范围内进行投资。 对达里奥来说,比特币只是他庞大投资组合中的一小部分。 他表示:我只是把它当成一种分散投资。总的来说,我真的不知道比特币会上涨还是下跌。 

他表示,关键是要不断重新评估这些投资,避免仅仅因为比特币暂时表现良好就加大投资。 他称:投资时要小心。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多元化投资,而不仅仅是在美国。

印度黄金进口量自4月后再次跃升,利好金价



印度7月份的黄金进口量跃升至三个月来的最高值,这是由于新冠疫情的浪潮减弱后,经济活动有所回升,而且商品价格也开始有所松动。

据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称,上个月的黄金的进口量与去年同期相比激增71%,达到43.6吨,是自4月份70.3吨进货量以来最高。

随着新冠病例在5月达到高峰后开始消退,印度各邦已经慢慢移除了对企业和人员流动的许多限制。商店人流的增加和今年当地商品的价格下降了5%,需求因此回升,销售从而得益。印度商业集团塔塔集团旗下泰坦公司周三表示,其珠宝部门正收获新客户,随着各邦开始解封和疫苗接种率上升,需求稳步提升。

世界黄金协会印度地区首席执行官P.R. Somasundaram上周表示,由于价格下降,以及节日和婚礼等传统上需要购买珠宝的场合增多,预计2021年下半年印度的黄金需求将比上半年更强。

新兴市场加息浪潮给金价带来压力



当欧美发达市场还在缩减量化宽松的道路上踟蹰不前的时候,新兴国家已经先发制人,大举加息以应对脱缰的通胀。当地时间周三,巴西央行宣布加息100个基点,将关键利率Selic将从4.25%上调至5.25%,符合市场预期。

今年以来,巴西央行已连续四次加息,此前三次加息幅度分别为75个基点。最新这次加息创下2003年以来最大的单次加息幅度。巴西央行预计,下次会议还将按同样的幅度加息。

除了巴西外,俄罗斯、墨西哥和智利等新兴市场国家今年以来都先后上调了利率。

7月23日,俄罗斯央行将基准利率提升100个基点至6.5%,这次加息幅度是2014年卢布危机以来最大的一次。在本次加息后,俄罗斯央行年内已加息四次,共225个基点。

7月14日,智利央行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0.75%,这也是该国自2019年1月以来首次加息。再早前的6月24日,墨西哥央行出人意料地将基准利率上调了25个百分点至4.25%,为时隔近三年来的首次加息。

新兴市场国家加息的直接原因是为了控制国内快速上行的通胀,在全球货币宽松大水泛滥之下,这些国家物价飞涨。

今年以来,在供应中断、需求回升以及气候异常等因素共同作用下,包括原油、农产品在内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飙涨。虽然美联储认为此轮通胀是暂时性的,但新兴市场的决策者们没有等待的余地。

在截至今年6月的12个月里,巴西通胀率超过8%,是官方设定的2021年通胀目标3.75%的两倍多。食品价格上涨已使巴西数百万人陷入饥饿,交通和住房成本也变得更加昂贵,失业率已接近2012年首次发布数据以来的创纪录水平。

俄罗斯央行预测今年的通胀率在5.7%-6.2%,远远高于该央行4%的目标。墨西哥通胀4月份就达到近6.1%的峰值,远高于该国央行3%的目标,此后就一直徘徊在这一水平附近。

都说通胀是对穷人征收的一种税,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食品价格和通胀压力更容易加剧不平等问题,且对经济的潜在冲击比发达经济体更大。许多国家甚至在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之前,就已经启动了加息周期。

针对巴西加息举措,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William Jackson表示,巴西央行正走在新兴市场采取激进加息的前沿,但实际上巴西的国内生产总值仍低于2014年深度衰退之前的水平,当前经济增长低于潜在增长率,货币政策本应采取刺激措施。

除了通胀,新兴市场央行们还要提防美国货币政策溢出效应带来的挑战,如何在美联储主导的货币政策趋势之下,赢得主动权,是新兴市场面临的共同问题。

美国一旦开始缩减宽松政策,随着美元升值,美元资产收益预期上升,逐利的资本将逃离新兴市场,这一招釜底抽薪,通常导致新兴市场股票、房子等资产价格下跌。所以新兴市场国家们此时加息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先发制人,提前应对美元反弹可能引发的资本外流。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一期货无关。一期货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期货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