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储投放为铜铝锌市场降温

2021

08-06 08:17
导语:今年以来,以铜为代表的有色金属,出现了近年来罕见的短期上涨行情,铜价涨幅超过100%。为了实现大宗商品保供稳价的目标,国家充分发挥储备市场调节作用,7月份连续两次向市场投放国家储备铜铝锌。随着首批投放铜铝锌出库接近尾声,以及第二批投放陆续出库,预计部分地区供应紧张状况将得到缓解,对缓解暑期限电、河南洪涝受灾等供给端影响发挥积极作用。
今年以来,以铜为代表的有色金属,出现了近年来罕见的短期上涨行情,铜价涨幅超过100%。为了实现大宗商品保供稳价的目标,国家充分发挥储备市场调节作用,7月份连续两次向市场投放国家储备铜铝锌。随着首批投放铜铝锌出库接近尾声,以及第二批投放陆续出库,预计部分地区供应紧张状况将得到缓解,对缓解暑期限电、河南洪涝受灾等供给端影响发挥积极作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国储投放属于“精准滴灌”,而非“大水漫灌”。国家两次投放国储起到了明显成效,遏制了有色金属价格过快上涨势头

7月29日,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国家物资储备调节中心举行了今年第二次国储物资铜铝锌拍卖,交易大厅的电子大屏幕上不断闪动着铜铝锌产品、参与企业、交易价格等信息。“这次竞价企业积极参与,成交情况良好,说明市场需求强烈,铜铝锌价格水平仍然处于高位,尤其是中小企业原材料成本压力仍然较大。”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物资储备司司长徐高鹏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今年初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并向国内传导。铜铝锌等原材料价格给中下游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带来较大的资金压力和成本压力。为了实现保供稳价的目标,国家充分发挥储备市场调节作用,分批次向市场投放国家储备铜铝锌。7月5日,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通过网上公开竞价方式,首次向市场投放国家储备铜2万吨、铝5万吨、锌3万吨。7月29日,国家第二次投放国家储备铜3万吨、铝9万吨、锌5万吨。

市场普遍认为,近期国家两次投放国储起到了明显成效,遏制了有色金属价格过快上涨势头。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智聪、中铝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广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铜铝锌等有色金属价格大幅上涨,虽然给产业链上游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但却侵蚀下游加工企业利润空间,给下游加工企业带来巨大的资金压力和生产成本压力,国储投放有利于促进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平稳有序发展。

国储投放受益最大的是下游加工制造企业。河南恒通新材料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高精铝幕墙板、铝带、铝箔等产品,每年铝锭的需求量为50万吨。公司两次参与国储铝产品竞拍,第一次拍到4100吨,第二次拍到4500吨,有效缓解原料需求缺口。“国储投放有效引导价格合理回归,铝锭价格从每吨2万元下降至1.8万元,缓解了我们企业的资金压力和生产成本压力。”该公司总经理李锋洲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值得关注的是,本轮国储投放属于“精准滴灌”,而非“大水漫灌”。为了确保精准投放,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对拍卖做了很多限制。一是严格把关企业准入条件,限制贸易商和大企业关联企业参与竞拍,定向投放铜铝锌加工制造的相关企业,确保货物直达下游加工企业,避免市场出现投机现象;二是限制拍卖最高价,成交价格低于市场价格,引导市场预期,促进价格合理回归;三是限制每一个企业中标数量,让尽可能多的中小企业享受政策红利。而且,本次铜铝锌国储投放分布广泛,国内主要消费辐射地几乎全部覆盖,提升了投放市场的精准度。

国储投放在一定程度上扩充市场有效供给,改善了供需错配压力。预计未来铜铝锌供需错配局面将显著改观,下游企业经营压力得以改善。

铜铝锌等有色金属价格上涨的驱动力,是全球流动性过剩、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供需错配,以及国内铝行业去产能、近期国内一些地方限电和河南强降雨冲击各种因素叠加,导致供应出现收缩。“在铜铝锌供需紧平衡、市场看涨情绪较强、通胀预期较高的背景下,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适时进行了两轮投放,增加了有效供应,明显缓解了供需矛盾。”天风期货研究所有色金属研究总监卫来说。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接连推出规模巨大的财政刺激政策和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受海外疫情控制程度有限、智利劳资谈判等因素影响,短期内大宗商品供给中断,直接导致大宗商品出现短期内供需错配,叠加海运费上升,造成局部原材料紧张。而国内疫情控制到位,需求先于供给恢复,带动国内铜需求回升,成为铜价大幅上涨的动力。

铝行业去产能、多地限电以及河南强降雨进一步加剧供应短缺预期。一是在环保的硬约束下,我国电解铝行业产能“天花板”已经形成,产能只减不增。二是当前正值夏季用电高峰,云南、广西等多地限电,影响电解铝生产,加剧供应紧张。三是强降雨对河南铝产业链上下游的影响明显。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连续两次投放,在一定程度上扩充市场有效供给,改善了供需错配压力。在首次投放公布日期间,铜铝锌社会库存维持下降状态,且降幅较快,国家储备投放及时缓解了市场供应紧张格局。据统计,6月22日第一次公布投放时,铜铝锌的社会库存分别为26.71万吨、88.1万吨和11.1万吨;截至7月21日第二次公布投放时,社会库存分别为17.71万吨、80.9万吨和10.39万吨,分别较6月22日减少9万吨、7.2万吨和0.71万吨,库存降幅显著收窄。

李智聪认为,未来以美联储为代表的西方央行逐步退出宽松是大趋势,非产业因素将逐步退出,同时随着全球疫情的控制,供需错配也将逐步回到正常轨道上来。

李广飞认为,从年内来看,国内积极稳健的一系列保供稳价调控政策,与全球持续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以及海外供需复苏错配仍将成为影响价格波动的主要共振因素。随着国内储备库存逐步释放,叠加供应端持续修复,预计未来铜铝锌供需错配局面将显著改观,价格运行中枢有望企稳,下游企业经营压力得以改善。

此次国储投放向市场释放了国储有超过之前市场预期数量的存货、会根据市场供需表现来调节投放数量的信号,增强了有效保供稳价的信心

本轮投放低于市场价格,传递出国家保供稳价的决心,有效引导市场预期。与之前不同,此次分批投放,并且流出的部分货物年代久远,向市场释放了国储有超过之前市场一致预期数量的存货、会根据市场供需表现来调节投放数量的信号,增强了有效保供稳价的信心。

卫来认为,本次投放的细节可圈可点。首先,没有公布具体的投放总量,让市场摸不透国储的“底牌”;其次,没有公布具体的投放次数和每次的投放数量,而是根据价格涨跌、供需状况进行灵活调整,显得张弛有度;再次,本次投放接货的仓库分布广泛、出库效率较高,充分照顾了竞标机构的经济需求;最后,本次投放直接针对下游终端企业,且竞标价格设置合理,让下游企业充分获得投放带来的实惠。

国泰君安期货有限公司产业服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季先飞认为,国储投放的主要目的就是保供稳价。以铜为例,投放量虽然不大,但分布的区域较多。这表明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通过释放多地货源,满足不同地域铜的需求,可以降低货源的运输成本。不断增加的投放量显示我国货源充足,能够满足未来的投放需要。根据资料显示,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铜库存的最早入库日期是1986年,这就说明我国家底丰厚,多年以来累积库存较多。

“国家通过国储铜铝锌的投放实现保供稳价的政策目标,初步达到预期目标。未来还会根据供需形势、市场预期、企业需求等方面变化,灵活适度开展市场调节,更好实现预期引导作用。”徐高鹏说。

原标题:国储投放为铜铝锌市场降温

来源:经济日报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一期货无关。一期货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期货头条